【明史研究】松窗梦语

(126页)

'【明史研究】松窗梦语'
松窗夢語(明)張瀚?序餘自罷歸,屏絕俗塵,獨處小樓。楹外一松,移自天目,虫耳幹縱 橫,翠羽茂密,鬱鬱蒼蒼,四時不改,有承露沐雨之姿,浚霜傲雪之 節。日夕坐對,盼睇不離;蜢o思往昔,即四五年前事,恍惚如夢, 憶記紛紜,百感皆爲陳跡,謂既往爲夢幻,而此時爲暫寤矣。自今以 後,安知他日之憶今'不猶今Id之憶昔乎!夢喜則喜,夢憂則憂,既 覺而遇憂喜,亦複憂喜。安知夢時非覺,覺時非夢乎!松窗長晝,隨 筆述事,既以自省,且以貽吾後人。時萬曆癸巳,虎林山人八十三翁 張瀚識。?卷一O宦游紀餘始釋褐,觀政都台。時台長儀封王公廷相,道藝純備,爲時名 臣。每對其鄕諸進士曰:“初入仕路,宜審交遊,若張某,可與爲友! 稍稍聞于餘。値移疾請假,公遣禦史來視,且曰:“此非諸進士埒! 余感公識別于儔伍中,不可無謝,假滿謁公私第。公延入,坐語之口 : “昨雨後出街衢,一輿人躡新履'自灰廠曆長安街,皆擇地而蹈,兢 兢恐汙其履,轉入京城,漸多泥淳,偶一沾濡,列不復顧惜。居身之 道,亦猶是耳。儻一失足,將無所不至矣!别N退而佩服公言,終身 不敢忘。嘉禾蜃川孫公植與餘同榜,先餘?名。丙申秋月,吏部取選,誤 以余名先于孫,乃取及余,不及孫。孫時以休沐注籍,聞之,詫曰: “豈因注籍不取,何以自解避南部爲下選首耶”遂偕餘詣部詢選郎屠。 屠曰:“是謄本誤也。孫留選,張暫還!别N口 :“奉文取選,余來解。 設恥不爲,亦將避南部爲下選首耶”屠喟然曰:“二君皆賢者,姑並留 議處!蹦丝墼撈鹚腿,選余南京工部都水司主事,督艦龍江,候至 次年三月,始得蒞任。後孫與余皆丁內艱,起補刑曹,揚曆三十餘年, 並以尙書致仕。顯晦崇卑,各有定分,安義命,循理道 > 他何足計哉! 餘二人可謂同心矣。世廟時車駕狩楚,擬從衛輝乘舟北還。命南部飾黃船五,以五日 爲限,完即趨赴候駕。余時爲水部郎,晝夜鳩工竣事,送兵部發行。 兵書王兀爲避害計,推託三日。餘曰:“南都黃馬快船,皆水軍撐駕, 何獨吝於上用之舟”兀怒形聲色。余白周司空用曰:“事亟矣!急具疏曰'某日舟完,今方撥軍駕 送’,且遍告從行諸臣!笔柽_,上知緩不能及,有旨口 :“回鑒從陸, 南京取來船隻,都不必用!辈蝗,駕臨衛水,覓舟不獲,何以逃不 測之譴士大夫下達事理,緩急奚賴耶!餘監造作,雖竹頭木屑,不厭 瑣細,爲之計算,歲省不貲。兼攝上,下關抽分,余謂征商非盛世之 政' 弛十之二。商販悅趨,稅額較前反增十之五。二廠局屮堆積朽株 數十年,棄置無算,餘爲斷以作薪,供惜薪司用'得省數千金。自以 悉心任事,忌者反從而媒孽之,查盤日顧,謂余擅折有用之材,參論 逮問。有旨:“某免逮,餘如議!别N駭愕不知所以,時論謂朝廷明見 萬里。然省費公家,徒招謗議,毀譽在人'其不足信如此。近世謂巧宦善趨利避害,餘所睹記,殊不儘然。王主事公福差真 州監閘,時章聖太后梓宮南耐,將由閘出江。王懼,輒呈部自謂楚人, 顧藉護送差得暫歸省。部准遣代。王不及待,取交呈文冊,齎京投之, 即離閘。梓宮既過,複稱病,不之楚。兩避難,巧矣。未幾,得長史 去。余同年徐君與余同西曹,有詔獄 >旦夕不保,惴惴恐懼。會轉他 司,方幸脫禍'卻以失朝逮杖。在官升沉禍福'各有定命,安用智巧 爲哉!昔人雲刑罰得中,是刑罰中教化。當官者一以公心聽斷,民自不 冤。餘往見侍禦按臨各屬,遇審囚待,無論輕重冤枉,直笞撻而已。 時賈公大亨獨不任刑,細檢卷宗,詳審幹證,一一令盡言無隱,又咨 諏郡邑長貳,務各得其情。每一案出,人人稱服。蓋賈能知人善任, 而餘輩亦盡心剖斷,故所平反悉當。古人殺一不辜得天下不爲。吾儕避嫌殺人,所希蝸角名耳,不知 事後並微名失之,何自壞心術爲也。平生經歷多矣,猶記鳳陽民陳邦家資饒裕,一僕遠出,途遇群盜, 挾之同行,分與敝衣數件,歸語其主,主驚懼,走首官司。群盜恨之, 即夜劫陳,殺其子 >擄僕妻去,反詣官司,告富豪強佔僕婦,忌坐僕 死。逮邦鞫訊,訐者雲:“但令僕妻出,真情自見!眿D竟不得。問官 謂:“此非強佔,何抗匿不出”乃以邦富避嫌,遂坐邦死。長垣快手王 崇儒買妲爲妻,賃富人婁榭之居。婁索租急,王夜令婦潛往婁所,旦 持刃入,大呼富豪強姦良人,乃索取衣飾賈資以去。婁大憤,奔訴縣 中。王驀赴兵道,以銀飾爲買和。兵道鞫之曰:“汝不強姦,惡用重 賄買免”坐婁死。余時審駁,一時釋之。問官又挾餘曰:“曷不避嫌” 餘曰:“何嫌可避!但求中情法耳,焉敢殺人以沽名哉!”霍丘胡明善,督學禦史也。居鄕豪橫,強奪人妻女爲妾,役鄰人 爲工,複假先年被劫,妄執平民爲盜。家制刑具,極其慘酷。時邑無 正官,勢陵其簿,奪獄中鎖鑰掌之。令僕人迫毆趙姓父子三人致死。 被害者訴官不得白,聞於朝廷,下禦史台勘問。乃越該郡,屬餘追捕。 比見,猶大言狂辯。餘曰:“上有皇天,中有國法,下有人心。汝自 省有無悖天理,幹國憲,失人匚、服罪則已,否則堂下數口人,皆憤恨 欲啖汝肉,一呼對證,卻恐攘臂曆階,勢難阻遏,糜裂之禍,在頃刻 矣!鄙聘┦自:“願伏罪。不知應坐何律”餘曰:“斬,絞多端,不坐。 從重,坐殺一家三人律,罪當浚遲!陛m捉筆署名,具招成獄。堂下 齊聲FI:“包公雪冤正法,除積惡,安萬民矣! ”舉手加額,叩首而去。乙巳夏廬陽旱,餘疏食齋居,晨昏素服徒步郊壇,禱至七日不雨。 餘語眾父老曰:“祈求不應 ' 是無神矣。亟取薪來,盡收所設神像焚 之。明日不雨,太守將自焚!睍r司理陳儒前訝曰:“公言何遽! ”餘 曰:“一身無足惜,惜萬眾無以聊生耳”陳曰:“知公重民命,姑緩至 三日未晩。''余與陳複曝烈日中步歸,未至城翻,黑雲四起,巨雷大 震,方憩郡庭,大雨如注。陳作《喜雨記》,載《郡志》屮。江北地廣人稀,農業惰而收穫薄。一遇水旱' 易於流徙。余守廬 陽,凡逃民遺產,悉聽地鄰有力者耕種。行經荒蕪,必下車詢問,責 令認細。與之約曰「逃者當年來還,佃人除工費,均分花息。二年 還,給三之一。三年,給四之一。出三年不反'給佃人永遠管業。另 查荒田,給付逃戶,不許告爭,官司給帖付照!惫蕪]郡漸少拋荒。 廬陽地本膏腴,但農惰不盡力耳。年豐,粒米狼戾,斗米不及三分, 人多浪費,家無儲畜:祫t擔負子女,就食他方,爲緩急無所資也。餘行阡陌間,相度地形,低窪處令開塘,高阜處令築堤。遇雨堤可留 止,滿則泄於塘,塘中畜潴,可以備旱。富者獨力,貧者並力,委官 督之,兩年開浚甚多。余行日,父老叩謝於道,曰:“開塘築堤,不 惟灌漑有收,且魚蝦不可勝食,子孫世世受遺惠矣。"餘曰「此郡守 分內事耳,何謝爲”。郡縣徭役,故事官賦止銀若干,私有倍一至十者。餘察知其弊,値定民徭,不循故事,諸役皆爲增加。庫役舊編七兩二錢,增至十六 兩,額設六名,其銀九十六兩。計算公庭諸費,盡在其屮,額外不得 加增一錢,勒布成式。事上督撫句曲王公口。王詫F1「諸郡減賦, 獨增賦何也"餘謂:“他郡名減實增,本郡雖增實減。"因述其詳,謂: “凡役銀,二季征解,給之於官,不令當役者與徭戶相見,即欲多索無由已。"王曰:“是可爾行,爾去必更矣。'‘餘笑曰:“自古有治人, 無治法。職在則行,職去遑恤其後!’‘王亦一笑。餘守大名,謁巡台楊公選,語地方興革及官屬賢否,餘具以實對。 有頃,問:“開州李守不免
关 键 词:
明史研究 明史 研究 梦语
 剑锋文库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,仅供网友学习交流,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,请勿作他用。
关于本文
本文标题:【明史研究】松窗梦语
链接地址: //www.wenku365.com/p-43725838.html
关于我们 - 网站声明 - 网站地图 - 资源地图 - 友情链接 - 网站客服点击这里,给剑锋文库发消息,QQ:1290478887 - 联系我们

本站为“文档C2C交易模式”,即用户上传的文档直接卖给(下载)用户,本站只是中间服务平台,本站所有文档下载所得的收益归上传人(含作者)所有【成交的100%(原创)】。本站是网络服务平台方,若您的权利被侵害,侵权客服QQ:1290478887 欢迎举报。

1290478887@qq.com 2017-2027 //www.wenku365.com 网站版权所有

粤ICP备19057495号 

收起
展开